公办机构学位少 民办机构学费高

发布时间:2016-12-26 17:57

 


  12月21日,团广东省委发布的《广东省青少年社会教育发展蓝皮书》指出,青少年社会教育存在供需失衡、两极分化等问题。

  蓝皮书调研项目组组长、广东省青年职业学院教授林楠表示,蓝皮书是对广东青少年社会教育生态的一次摸底,“希望研究结果可以为党政部门制定政策提供依据、为家长选择校外教育场所提供参考、为民办社会教育机构制定未来发展战略提供信息”。

  八成中小学生至少选择一门培训课程

  蓝皮书调查结果显示,超过80%的K12(从幼儿园到高中阶段——记者注)学生至少选择一门培训课程;一半以上的学生每周接受两小时以上的培训。在投入方面,家长可谓是不遗余力:珠三角地区60%的家庭每年在青少年社会教育中投入超过5000元,其中35%的家庭投入1万元以上,有近10%的家庭年投入达两万元以上。
 
  记者从某教育机构的招生网站上查询获悉,初中的寒假升学辅导课程收费标准为单科800元~1500元,而培优班、精英班的学费更高。
 
  “上培训班对于一些孩子提高成绩还是有帮助的。”广州市番禺区大石中学教师郭婧告诉记者,“但成绩进步的前提是学生自身有学习的渴望,而不是家长强迫或者名师效应。”华南师范大学教授杨宁指出,“望子成龙本无可厚非,但过分偏重知识和学业,只会增添孩子的负担,并不利于健康成长成才。”
 
  青少年宫优质学位供不应求
 
  在火热的社会教育市场背后,折射出的是公办机构学位少、民办机构学费高的现实矛盾。
 
  公办青少年社会教育机构由政府出资建设,学费较为便宜,但所提供的学位数量无法满足家庭需求。如广州市第二少年宫,2015年第二学期新生预报名共带来5400个学位,但却收到了12095个孩子共59096条申请,中签率仅为55%。相比之下,广东省拥有各类民办培训机构超过1万家,但学费相比于青少年宫高了不少。
 
  不仅学位供不应求,广东省青少年社会教育行业的发展还呈现出越来越严重的两极分化现象。
 
  数据显示,目前广东省121个(区)县中,仅有67个建有青少年宫,覆盖率仅为55.4%。在广州市,每个区都建有青少年宫,而在韶关南雄、梅州五华等粤东西北地区,却出现县区青少年宫有编制无实体的尴尬状况;而在肇庆、河源、汕尾、湛江等地,至今没有市级青少年宫。珠三角聚集了一批知名培训机构,但粤西北地区却师资力量薄弱。
 
  信息不对称引发“乱收费”
 
  蓝皮书调研组发现,家长、学生、社会教育机构三者之间存在严重的信息不对称。
 
  由于缺乏获取社会教育机构基本信息的渠道,家长往往只能以成绩提高幅度作为导向,通过被培训机构包装与夸大后的商业广告进行了解。绝大部分机构也未将学生在机构中的学习情况反馈给家长,双方沟通渠道不畅。
 
  在调研中,95.76%的家长表示会关注孩子在社会教育机构中的学习情况,但仅有4.85%的家长表示能够通过“机构反馈”的方式获取信息。
 
  与此同时,行业缺乏严格的准入门槛,行业教师资格也无法认定。在城市的各个角落还隐藏着难以计数的家庭作坊式培训机构,它们完全在监管视线之外,“乱收费”状况普遍存在。
 
  据悉,蓝皮书调研组于2015年10月~2016年9月间走访广东省11个地市的33家青少年宫和民办青少年社会教育机构,在珠三角、粤东西北抽取10个地市、不同学段的学生家庭共发放5000份问卷,并结合访谈展开调研。

 


分享到: